盧藝 行政與創作雙軌的聲響發現之路

洪瑞薇(訪談/整理) - 2017.03.16

藝術行政與創作,乍看是性質迥異的兩種角色,一個得盡心照顧各種現實,一個則最好能衝破規矩、讓想像盡情馳騁。然而在台灣的藝術領域中,有不少女性藝術工作者,努力弭合現實與想像的扞格,以開闊的視角展開了行政與創作雙軌並進的藝術道途。近年在聲音藝術領域中逐漸現身╱聲的酷女生盧藝,便是如此以雙重的角色、兼容的特質,促發出令人驚喜的可能。以下關心的是她不一般的聲響發現之路。

 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盧藝於2015台北數位藝術節演出。Photo by Sébastien Labrunie,響相工作室提供
 

 

Fly Global(以下簡稱FG):妳原是一個國小流浪教師,後來轉任藝術行政,甚至有了自己獨立的創作發展,這樣的轉變是如何發生的?

盧藝(以下簡稱盧):我生長在一個非常保守的家庭,家族成員幾乎都是公教背景,我也以謀得一份安穩的教職為當然目標。畢業後碰上了台灣嚴重的流浪教師問題,我輾轉於小學短期代課,在沒有穩定教職的情況下,我去念了應用藝術研究所、到臺北藝術大學藝術與科技中心擔任助理、又到舊金山進修語言和藝術課程,種種人事物的衝擊讓我的內心出現轉變,想走一條想像之外的、不那麼乖的人生路。

在那個自我猶疑的時期,聽聞聲音藝術家王福瑞想找個行政助理,我感覺那也許正是我所需要的刺激,於是爭取了這份工作,那是2011年。之後我們開始以「響相工作室」為名,努力推動台灣與國際的聲音藝術相關計畫。

2014年在台北國際藝術村的「混種現場」我第一次嘗試登台表演,幫福瑞操控即時視覺,在演出中我體會到一種腦內分泌多巴胺的感受,那愉悅使人上癮,我們在後來的國際巡演延續了這樣的模式。2015年在倫敦的「射殺鋼琴師:台北噪音場景 1990-1995」展,策展人游崴邀請我為開幕做演出,那是我初次獨立聲音表演。

 

 

左/ 2014台北國際藝術村「混種現場」,首度與王福瑞同台。Photos by Vivy Hsieh,響相工作室提供
右/ 盧藝與王福瑞、王新仁、姚仲涵、葉廷皓組成的團體「XXXXX」,於失聲祭演出結合LED光條動力裝置與聲影即時互動的《光林》,2015。Photo by 王淳俐(chung li wang),響相工作室提供

 

 

FG:從行政人過渡到創作者的轉換過程中是否有需要調適的地方?

盧:跨入這個領域工作之初,我其實不太懂什麼是到位的聲音表演,一開始用的笨方法是偷瞄福瑞的表情,我也會記下他與我分享的喜愛的作品。起初這麼做只是單純想抓住老闆的喜好,讓工作可以更順利進行,五年下來逐漸吸收、轉化成為我對聲音表演的體悟。台灣的相關領域中有許多熱血的創作人,頻繁地接觸到這樣的人,感受到他們創作時的喜悅,慢慢的自己也產生了嚮往。

從事創作時偶爾會接收到「妳太行政了」這類的提醒,做為行政習慣考慮得比藝術家還要周到,加上我曾在當代藝術館工讀,處理展務的經驗讓我特別會關照到藝術家以外的、譬如觀眾的視角。這或許也有好處,但過多了會產生限制,因此創作的時候我經常提醒自己丟掉行政的腦袋,多一點開放和自由。

 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盧藝與Sébastien Labrunie於「2016大內藝術聲響之夜」。Photo by Nathan Osterhaus,響相工作室提供

 

 

FG:近兩年妳與法國視覺設計師Sébastien Labrunie展開合作,在「超聲波」等台灣的聲音展演平台演出,請分享你們的創作探索。

盧:初嘗創作之際,我偶然結識了來自法國的視覺設計師Sébastien Labrunie,發現彼此有很多共通的話題,很想一起做點什麼。後來福瑞籌辦「超聲波」,希望提供新人一個新的聲音藝術展演平台,於是我和Séb組了一個叫「Sondes」的團參加演出,名字的意義是「電波接收器」。

Séb近兩年熱衷於一種全新的視覺技術,可使影像兼具身歷其境、三維與動作感,並藉由控制器與身體動作同步。他將他的新發現運用在我們的表演中,帶來了更具生命力的聲影互動可能。我的聲音創作提供了Séb一種簡潔與對比的視覺靈感,​所以他選擇了以黑白律動的線條、對稱的手法,搭配我的聲響即時創造出具有有機感的畫面。

「超聲波」之後我們也參與了「白晝之夜」、「大內藝術聲響之夜」、「失聲祭」等台灣的聲音展演平台。我們仍在持續開發新的可能,未來希望運用Séb所熟悉的一款VR音樂軟體「Lyra VR」共同創作,也希望發行屬於自己的唱片專輯。

 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Sondes」以噪音為基底、融合​黑白律動線條及運動控制器的現場聲音藝術表演,於2016「超聲波」首現。Photo by Cyu,響相工作室提供

 

 

FG:妳曾開發過一些聲音裝置,也運用其中的基礎元件開設過許多聲音藝術工作坊,請談談妳在這方面的參與。

盧:我使用聲音取樣混種、手工自製電子樂器、電路擾動、硬體駭客和類比錯誤聲響等進行創作,這是長期與福瑞共事後,很自然的承襲自他的方法。我們也經常一起到處發現可以拿來改造、創造聲響的東西。

譬如《時電聲態》這件聲音裝置,核心是Atari Punk Console這套源自80年代遊戲主機的電路結構,我從福瑞那裡學會如何焊接電路及搭配電容等知識,然後再加入自己對當下生活的感受,把它改造成時鐘的樣子,讓它發出既受規律約束,但又擾動隨機的狀態。當時因為忙碌身心失序,但在工作上又得準確跟上行程,導致了某種「時差」;此外我對「噪音」也有相似的感受,它既是一種紛亂的錯誤能量,但又像是自我嚮往原始平衡的正向追尋,這些矛盾促成了這件作品。

 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6台電大樓「光感視畫」工作坊。Photo by Vivy Hsieh,響相工作室提供
 

 

我也運用這套電路結構在台北當代藝術館展開了我的第一次工作坊,原本只是代替福瑞上場,結果促成了後續的臺灣科學教育館等邀約。近兩年我也和立賢教育基金會合作,到過20所偏鄉小學提供聲音創作體驗課。教學工作坊結合了我先前的教育背景,且能運用我在聲音領域發現的新知,我也曾將工作坊中的拾音器,改良運用在後來的表演中。譬如我在「Sondes」演出中所使用的離子球,可以隨著聲音或手勢產生很棒的視覺效果。

 

 

2014台北當代藝術館「街大歡喜-聲路赤豐」聲音採集工作坊。Photo by王福瑞,響相工作室提供 以Atari Punk Console為主要結構的《時電聲態》,反映的是盧藝的某種「時差感」。Photo by盧藝,響相工作室提供

 

 

FG:近來妳正在籌備「響相 聲物展」,這個展覽的主要內容為何?展訊指出這是響相工作室重要的里程碑,對你們而言,關鍵意義何在?

盧:這是首次以「響相工作室」名義推出的、我與福瑞的雙人展。相較於過去他以藝術家個人為主軸舉辦的展覽,「響相 聲物展」希望可以讓更多人知道,他與我共組工作室五年後,另一種緊密合作的微成果。

這次展覽將以手工自製電子裝置為主,包含上述提到的《時電聲態》、福瑞自製的特雷明(Theremin,世界上最早的電子樂器),以及一些我們實際應用於表演中的聲音裝置。此外也預計製作一份實體刊物,梳理工作室這些年來的經歷,揭示我們的合作所觸發的更多元的可能與更廣闊的嘗試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 

 

藝術家檔案

盧藝
Sondes
|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XSONDES/?fref=ts       響相工作室 |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oundwatch/

盧藝為「響相工作室」成員及聲音藝術家。盧藝與王福瑞從2011年以工作室之名,以實驗性的聲響進行表演與相關計畫,持續探索各種聲音可能性,2017於DigiLog聲響實驗室舉辦五週年雙人展。盧藝除了與福瑞共同經營工作室外,也與法國設計師Sébastien Labrunie創作「Sondes」,混合不同文化底蘊,以手工自製電子樂器和即時互動視覺,探索更廣的聲藝音景。

 

 

相關字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