許雁婷 從聲音地誌到聲音小說

洪瑞薇(訪談/整理) - 2016.12.19

與許雁婷合作過的藝術家Chris Cobilis,形容她是一名「聲音的地理學者」。她的聲音創作始於為地方作誌,除了在田野中蹲點,她也為劇場設計聲音、採訪撰稿和企劃製作,此外她還有些政治參與,在今年之初將一名搖滾樂手傳奇的送進了台灣立法院。激戰過後,她回到她的創作日常中,繼續開挖聲音的可能。

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 許雁婷於嘉義聲音計畫,2008。Photo by: 李威儀
 

 

Fly Global(以下簡稱FG):田野錄音是妳最主要的創作素材,妳是如何對這件事情產生興趣的?

許雁婷(以下簡稱許):我從小就對音樂很感興趣,學生時期一路玩著打擊樂,後來因為工作機緣和朋友,聽很多各式各樣的音樂。

我大學是新聞系,因為希望跨入藝術的領域,後來去念了藝管所。研究所期間我到以世界音樂為主軸的獨立音樂廠牌「大大樹音樂圖像」實習,讓我學習到很多,也開啟了後來合作「嘉義聲音計畫」的因由。

2008年底大大樹接受嘉義縣文化局的委託,要建置一個在地的聲音資料庫,我擔任計畫統籌,也身兼錄音的工作。合作的聲音藝術家Yannick Dauby(澎葉生)教了我田野錄音的基本技術,也介紹我很多作品和書籍,那吸引我展開了相關的探索。

在嘉義駐地採集聲音的一年多期間,我遭遇了許多私人的狀況,是我生命裡很困頓的時光,但聆聽田野錄音相關的聲音藝術作品總讓我可以平靜下來,這個經驗讓我對它更感興趣。

 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年「聲土不二-嘉義聲音再生計劃」展,澎葉生、許雁婷與蔡宛璇運用嘉義聲音計畫的部分聲音素材,建構出全新的聽覺情境。Photo by: 澎葉生

 

 

FG:為嘉義聲音計畫所做的田野錄音,最初是單純做為紀錄用途,後來因何開始將這些素材發展成聲音創作?

許:大大樹主辦的流浪之歌音樂節有個「旅者說故事」單元,2009年那屆安排我去分享嘉義聲音計畫,為此我第一次嘗試把錄到的聲音做剪輯,運用它來說故事。

2010年我自發性的展開一項調查研究,到英國、法國訪問了很多聲音藝術家及聲音平台,也結識了不少新朋友,包含了馬來西亞的創作者符芳俊。當時他正在準備一個聯展,邀我也出一件作品,那促使我完成了《無時雨》

這個作品來自一個很強烈的身體經驗。我在嘉義錄音期間因颱風受困山中,連續幾天都只聽得到雨聲,彷彿這個世界毫無生機。後來,雨漸漸弱了,開始聽到蟲鳴鳥叫、開始感覺自己可以呼吸,像是終於浮出水面一般。那是我忘不了的一個聲音。

 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 許雁婷於成龍溼地,2012。Photo by: 郭淑貞

 

 

FG:對妳而言,駐村似乎是個很重要的創作需求——妳得花時間在田野中汲取養料。請和我們分享妳的幾段重要駐村經歷。

許:2012年我在成龍溼地國際環境藝術節展開了第一次駐村,那是台灣西南沿海的一個小漁村,主辦單位十分重視社區營造,它與環境、人密切關聯的這點,引起我的興趣,我的創作總是跟人脫離不了關係。

那年的藝術節主題是「誰來晚餐」,於是我依著食物的生成流程來尋找聲音,在與村民相處的過程裡錄了很多聲音,用它們做了《聲色可餐》。我所設定的聽眾就是當地的人,因此特別重視敘事性,希望更容易聆聽,吸引他們重新注意到習以為常的聲音。

 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聲色可餐》,成龍溼地國際環境藝術節,2012。Photo by: 許雁婷
 

 

除了敘事性,我也蠻在意聲音的紋理和組織,那就像音樂裡的音色和節奏。而我指的敘事也並不等於說故事,敘事可以是充滿想像空間的,它可以只是一個觸媒。我希望透過創作開發更多這樣的可能,這類思考也連結到我近年關注的主題「聲音小說」。

2014年巴黎、2015年西澳的駐村中,我開始發展聲音小說,那就像是聲音的接龍遊戲。譬如我給你一個截去了前後脈絡的聲音,請你告訴我聽到了什麼,可能是某個畫面、情境或故事;接著我根據你的敘述,再去錄製下一個聲音,然後找另一個人,讓他聽這個聲音、接續同樣的步驟。這裡面包括了對聲音和對文字的想像,而我就像一個聲音的編導,對所有素材進行最後的剪輯。

藉由駐村我也延展出其它創作計畫。2014年在巴黎,我與電影編導陳繪彌開啟了影像跟聲音的實驗,我們翻轉了一般先有影像、再配聲音的習慣,我先提供兩段在當地錄製的聲音,在不做相互討論的情況下,她就她的聆聽經驗創作影像,最後產出了兩組既可並陳、也可獨立的作品。這樣的實驗我們希望可以在不同城市持續下去。

2015年在西澳,我結識了劇場編導及經理人Sally Richardson,她將赴台灣駐村發展創作計畫《鬼 · 執》,從鬼的概念探討,延伸至人的執念等等,一見如故的我們做了大量的討論。後來它成為一個台澳交流的長期計畫,今年我與兩位台灣舞者再次前往澳洲,和Sally及當地舞者、作曲家、影像設計密切工作了兩週,發展出許多素材,未來也會持續這樣的交互駐地。

 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《鬼 · 執》於西澳曼杜拉表演藝術中心駐村發展,2016。Photo by: Ashley de Prazer

 

 

FG:獨立創作之外,妳也與不少編舞家合作、為表演設計聲音,請談談妳在這部分的參與。

許:2011年編舞家周書毅想發起「下一個編舞計畫」,找我一起構思,後來我在計畫中的參與很多元,除了企劃製作,也接受當屆編舞家葉名樺的邀請,擔任她的聲音設計。那時我對自己的創作還不夠自信,加上時程很趕,因此更多是幫忙挑選音樂。同年書毅創作《重演》,邀我做聲音設計,我開始加入自己的創作,與選來的音樂混搭。逐漸走到現在,我幾乎都使用自己做的東西了。很棒的是,我與編舞者的合作一直都很緊密,他們大多從發想主題之初就開始跟我討論,讓我全程參與,我們之間有很多的對話。

 

FG:妳曾參與台灣重要的聲音展演平台如「失聲祭」和「混種現場」,當時的演出經驗為何?

許:失聲祭混種現場都是台灣很珍貴的、提供實驗可能性的平台。2011年失聲祭發起人姚仲涵邀我的時候,我甚至還不曾做過現場表演。事實上我當時的「演出」蠻有爭議的,我用一塊布擋在舞台前面,我在幕後,布上只投影了一張照片,就這樣讓大家聽完整個作品。有觀眾質疑:這不會更適合展覽嗎?其實我是想玩這個錯誤的想像,讓大家誤以為會有更多的視覺元素,實際上這個表演卻需要「觀眾」更專注在聽覺上。而姚仲涵的態度始終很開放,他說,失聲祭就是想提供不一樣的聆聽的可能性。

 

2007年由幾位藝術學院學生發起的失聲祭,規模小巧卻續力驚人,是台灣目前場次最多、參與藝術家最眾的聲音演出平台。圖為2011年許雁婷《四種音景》演出╱演後座談照(音景之一)。Photo credit: 失聲祭



混種現場則像失聲祭的放大版,也很可以「玩」。2015年,我在澳洲駐村期間受到音樂家Chris Cobilis的鼓勵,與他合作展開了我的第一次即興演出;經由他推薦,同年十月又回到西澳演出兩場。回台以後接到混種現場的邀約,我找了笙藝術家楊智博與我合作即興表演,一方面是因為他對田野錄音有興趣,此外笙的種類繁多,音色、音質充滿可能,可以玩出很多有趣的東西。

 

 

由官方主辦的大型藝術祭「混種現場」,自2012年展開,以「跨界」為主要精神,包含視覺混種、聲響混種、表演混種等類目。2015年許雁婷與笙藝術家楊智博於聲響混種中合作演出《觀音》,台北寶藏巖。Photo by: 周書毅
於澳洲重要聲音組織Liquid Architecture 2015 Perth活動中演出。Photo by: Josh Wells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FG:除了聲音創作,妳也從事文字書寫、演出企劃執行,甚至參與政治行動、把搖滾樂手送進了立法院,這個多工狀態是如何形成的?它們之間是否有相互拉扯或倍力的地方?

許:寫稿、企劃等跟我新聞系的養成背景很有關。而後在合作過程裡,被察覺有一些統籌製作的能力,於是開始有這方面的邀約。政治參與真的是意料之外,我和閃靈樂團合作過專案企劃,後來Freddy要參選立委,找我去當幕僚,我加入的理由是想送一個我信任的人進國會。

這些角色之間一定會有拉扯,因為它們屬於不同的腦袋,如果沒有足夠的時間好好轉換,可能會帶給我一些侷限。彼此的幫助也是有的,那讓我比較可以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待同一件事情。我的各種參與可能都因為我對社會還有些熱情,我希望自己可以是一個通道,通過我的聲音、文字或其它媒介,讓大家感受到不一樣的東西。

 

 

《水上樂園》個展,台北國際藝術村,2016。Photo by: 康紘齊

 

 

 

藝術家檔案

許雁婷
Web
|
www.suotsana.net        Soundcloud | soundcloud.com/yenting-hsu

聲音工作者,關注聲音蘊涵的文化脈絡,探索聲音與生活、環境、族群文化的關係,聲音之於周遭世界另種角度的體認。以田野錄音為主要素材,從事聲音紀錄片、音景創作,及聲音展演等,作品多富敘事性。經常與創作地在地社群或合作團體產生緊密聯繫,探索外在文化、環境聲音與個人或集體內在記憶、情緒的相互映照。近兩年聲音創作逐漸著墨更多於心理地理學層面的探索,尋找一地外在音景與內在映射更深層的連結。從敘事與想像出發,近期研究及創作主題為「聲音小說」,並進一步思索聲音與日常物件及其他媒材的呼應。另亦多以聲音設計與舞蹈領域合作。

 

 

 

相關字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