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福瑞 × HH 流竄於實驗聲響與電子音樂之間

洪瑞薇(訪談/整理) - 2016.02.18
王福瑞、姚仲涵和葉廷皓,是台灣「造音」圈裡不可能被漏掉的三個名字。前者是台灣噪音運動的開路先鋒,流竄在不同的聲音類型之間,開發自己獨特的調味。可以很類比也可以很數位,創作取徑、方法和工具,對他來說沒那麼重要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 王福瑞(左起)、姚仲涵和葉廷皓,是台灣「造音」圈裡難以被忽視的三個人物。

 

 

王福瑞、姚仲涵和葉廷皓,是台灣「造音」圈裡不可能被漏掉的三個名字。前者是台灣噪音運動的開路先鋒,流竄在不同的聲音類型之間,開發自己獨特的調味。可以很類比也可以很數位,創作取徑、方法和工具,對他來說沒那麼重要,要緊的是永遠自由追逐各種聲音的可能。

承繼前輩所打開的路,姚仲涵和葉廷皓所參與推動的「失聲祭」,提供了常態性的聲音展演平台,接力豐富了台灣的聲音創作版圖(註1)。近年他們合組的「HH」,挑戰另一種定義的「雅俗共賞」──當他們融混實驗聲響和電子音樂的演出,直直往你身體裡面衝的時候,是雅是俗誰都很難逃得掉。


 

Q你們各自是如何走上了「造音」之路

王福瑞(以下簡稱「王」):我剛開始接觸比較多的是噪音,不過當時的電子音樂有些也蠻實驗的,我受到兩邊的影響,因此也有人覺得我的作品蠻電子的,但那跟舞曲不太一樣,我做的比較是實驗電子,偏向「錯誤美學」的風格。

93年我在台灣做了《NOISE》雜誌和廠牌,因而有了一些國際連結。也因此後來我到舊金山,很快就融入了當地的實驗音樂圈,慢慢受到啟發,自己也用跳蚤市場買來的電子琴和效果器開始創作。97年我回到台灣,98年日本田中能來台灣表演,並在講座中介紹了Max/MSP,為我打開了新的眼界,之後我開始自學這套軟體,並比較專注在使用電腦創作。也因為會Max,後來受邀到北藝大教書。

我的作品或許還是帶有某種個人風格,不過其實我自己沒有那麼受限,端看創作當時的想法。噪音對我來講,其實是一種比較自由的態度,它可能並不是一個聲音的種類,那個精神對我來講是比較重要的。
 

王福瑞於1993年創立的《NOISE》廠牌和雜誌,讓台灣首次成為國際噪音網絡的節點,盧藝 / 響相工作室提供
 

HH姚仲涵(以下簡稱「姚」):我大學念室內空間設計,它是一個很重視材料的科系,我那時候對聲音影像也很有興趣,老師就引導我把它們當成材料去思考,於是就開始做聲光互動的裝置。加上受到一些聲音演出活動的影響,研究所便開始投入聲音創作。後來想要尋找比較特別的聲音,所以開始用到了日光燈,它被我運用在裝置或表演上,一直延續到現在。

2008年研究所畢業時做了日光燈聲光裝置《流竄座標》,後來藉著多次受邀展覽,慢慢調到一個完整的狀態,一種非常包覆的身體感官經驗。另也有一個演出作品叫《LLSP》,使用雷射去控制日光燈。後來也策劃「混種現場」、「失聲祭」等,透過策展去思考關於聲音創作的事。

2013年和葉廷皓組了「HH」,希望做電子舞曲類的聲音視覺,也試著跟過去的聲音作品做融合,這個經驗豐富了我對聲音的想像,所以有了去年的幾件新作。《LLSP》的表演也改變成《LLAP》,在雷射之外加入了LED,聲音在噪音和電子節奏中遊走。

 


姚仲涵《流竄座標》,姚仲涵提供

 


姚仲涵《LLAP》,姚仲涵提供


 HH葉廷皓(以下簡稱「葉」):我大學是學電腦動畫,當時很喜歡去看樂團演出,後來接觸到後搖滾,它會跳脫一般的習慣去使用樂器,這讓對表演感興趣的我開始去想說,如果是我可以怎麼做。當時有些樂團開始在現場演出使用電腦,甚至用電玩控制器搭配影像,那很吸引我。因此研究所選擇了擁有相關資源的北藝大,開始學習使用程式製作聲音和影像。

後來我發現自己對於用身體戴上感應器去發出聲音控制影像,很感興趣。當在紀錄片中看見世上最早的電子樂器Theremin,利用人的磁場感應到手的姿勢,可以控制音高跟音量,完全不用觸碰就可以控制它,對我來說震撼蠻大的。所以就開始思考如何更身體性的去連結聲音與影像。

比較具體的成果是在09年「超響」的《手藝孱弱》,我在自己身上裝了一些感應器,利用它來做演出。同年也和一當代舞團展開合作,在《Loop Me》中運用了程式影像和預置影像,並且緊密偵測聲音、再回饋到影像的表現上。把我過去所學融會貫通,也是目前「HH」模式的起點。

 


葉廷皓《手藝孱弱》,葉廷皓提供

  一當代舞團《Loop Me》,一當代舞團提供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Q:請問HH,你們為何組成這個團體?它的創作關心是什麼?

姚:大學時很喜歡電子音樂,我覺得電子音樂呈現出來的能量,在我用日光燈創作時有點難以達到,這也許是每一種作品形式本身的框架。電子音樂可以直接衝進身體裡的那種能量很吸引我。2013年,我希望啟動一個關於電子音樂的長期計劃,便邀請廷皓一起加入,組成了HH。

葉:在此之前我們各自做的都是從聆聽經驗出發的作品,一些比較不常聽到的東西,以這個基礎做思考,即使我們現在想做較有節奏感的作品,也不會是一般的電子音樂,我們試著融合了我們擅長的實驗聲響。我們共同喜歡的一些創作者的特徵是,他可以做很吵的,也可以做很悅耳的,可以做極端無秩序的,也可以做很有節奏的,HH就是想要挑戰這樣的東西……雅俗共賞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HH《同步感染》,Photo by: 陳藝堂,HH提供

 

Q:HH都曾受教於福瑞老師,你們對這位台灣聲響先鋒的作品,感受最深的部分是什麼?

姚:第一次看到老師甩頭表演噪音的時候(《摧光瘓音》,2006),突然就很確實地感覺到聲音表演的力道。他像是在帶你走一段旅程,在途中突然扭了一下,觀眾就隨著他的身體被帶到了另外一個地方。那個演出也讓我知道說,表演前要把程式整理好,演出時就不需要去改那麼多參數,讓自己的身體專心去感受當下,真正身心合一的去掌握這個現場。

葉:那場演出我覺得印象最深刻的就是,我是真的感覺到被聲音貫穿身體,聲音一直在我的身邊跑來跑去,很過癮,很震撼的感受到什麼叫做被包覆。

 

Q:HH所描述的流竄感在《超傳波》裡也有很厲害的展現,福瑞老師您是如何辦到的?

王:《超傳波》比較特別的地方是使用了指向性喇叭。這種喇叭有時會使用在聲音裝置裡,但是實際運用到表演上的很少見,我另外還為它加裝了動力。指向性喇叭可以把聲音的邊緣勾勒出來,讓它更加銳利,尤其是我使用了一些特別的頻率,這讓聲音彷彿從你耳朵切過,並且隨時在移動中,比環繞音響更立體。它在空間中所形塑的聲音流竄感是非常特別的。(註2)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      王福瑞《超傳波》,盧藝 / 響相工作室提供

 

Q:請談談HH即將赴澳洲演出的《同步感染》

葉:「同步」是某種新媒體的特徵,展覽、演出時都要做各式各樣的同步設定。我們也希望演出時,我們和觀眾的感受也可以做到同步,像是我們「感染」了他們。所以用了《同步感染》這個名字。我們分別在聲音和影像做了蠻多的嘗試,以我所負責的影像部分來說,我從過去觀賞作品的經驗裡,發現光可以強烈左右身體的感覺,而光其實就是影像的構成元素,所以回到我們的演出中,我希望把影像還原成光,讓它和聲音更緊密的連結,並做出像聲音一樣穿透性的呈現。

姚:在我負責的音樂方面,從2014年首演到現在,我們慢慢的更認識說,什麼樣的聲音組合、鋪陳可以帶起更多的現場感,它會在這次澳洲的演出中有更實驗的設定。我們的演出中有某些儀式般的經驗是,靠著影像、音樂的節奏變化,身體感的能量可以一直延續、擴大出去。我覺得身體感是一個很真實的東西,它是一種很專注、很沉浸、很獨特的狀態,以新媒體做為工具,我們希望讓我們的話更具傳播力的深入到每個人的感知裡。

王:我看過好幾場HH的演出,在聲音和視覺上的掌握我覺得蠻成熟。真的舞曲反而不見得可以達到那樣的效果,而他們可以帶領觀眾進入到一個狀態,就像剛剛講的「感染」,這部分蠻成功的。我也和HH同樣在乎「身體感」,當我深度投入表演時,身體會產生一種不可預測性,一切交給直觀的直覺動作,我傳達的是我自身的感情投入,這股真摯會觸動觀眾的情感,一起進入表演中所呈現的聲音流動與整個空間的特殊氛圍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HH《同步感染》,Photo by: 蔡欣邑,HH提供


 

Q:你們最近合組了一個新團體「XXXXX」,打算做什麼樣的嘗試?

王:去年我們受邀去做一場戶外展演,我們的野心比較大,希望不單只是聲音表演,還可以有和聲音互動的裝置,並且我們也不希望只拿既有的東西去呈現,於是就多方研究有什麼樣的可能,後來我們選擇了以LED光條為材料。

葉:使用這個材料的人很多,我們思考如何可以做得不一樣,最後我們做出了一組特別的動力裝置,用它來進行聲音與影像即時互動的光構聲視表演。這些會動的LED光條,創造了相當有趣的知覺變動感,與聲音共構出了一種新式語彙。我們在創作過程中偶然發現它可以排成很多的X,而我們剛好有五個成員,於是就把這個團體叫做「XXXXX」。

王:做完那場展演後,我們發現它其實有很多可能性,於是我們將它做進一步的發展。我們在做的時候,也有考量到它在不同空間中的可塑性,甚至可以把它帶到山裡,成為真正的「光林」。我覺得創作就是這樣,可以讓大家充滿想像,這是讓人最興奮的地方。


 

 

 
XXXXX《光林》於失聲祭的演出,攝影:王量+陳彥齊 / 剪輯:王量



註1:王福瑞所參與的台灣指標性聲音活動,以及姚仲涵和葉廷皓參與推動的「失聲祭」,可參閱雷煦光所撰之〈臺灣數位聲響表演藝術現場——混種、雜交、與變形〉
註2:指向性喇叭的聲音概念,也運用到王福瑞與編舞家蘇文琪合作的一當代舞團作品《身體輿圖》中。

 

► 藝術家檔案

王福瑞

台灣重要的聲音藝術家與策展人,成立台灣第一個實驗音樂廠牌和出版刊物「Noise」,推動國際「異響BIAS」聲音藝術展與「台北數位藝術獎」聲音藝術類別。2010年以來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新媒體藝術學系、科技藝術中心與台北數位藝術中心,策劃「超響TransSonic」聲音藝術節與「台北數位藝術節」。

HH

成立於2013年,由姚仲涵與葉廷皓兩位聲響藝術家共同創作,從實驗聲響走向電子音樂,以創作者身分自行混種之Audio-Visual團體。聲音創作以強烈的節奏為主體,將噪音組織發聲,混種於聲音藝術與電子音樂之間。視覺則以聲音數值即時驅動影像流變,企圖用視覺創造特殊的空間感知體驗,形成不同感官之間的轉換與互補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相關字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