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翊×黑川良一 地平面以下的創作光景

黃翊 (訪談/整理) - 2016.01.13
在與機器人不思議共舞、驚豔國際的《黃翊與庫卡》以後,黃翊繼續他勤懇的創作旅程。2015年的尾巴,兩項發展中的創作實驗《物》和《地平面以下》在台北與觀眾見面,《物》藉由肢體動作與物件聲音的精準同步,探索人和物件的類比關係;《地平面以下》則開啟了黃翊期待已久的、與日本藝術家黑川良一的合作,以影子和倒影為線索,深掘潛意識圖像之機,兩位創作者展開高密度的對話

 

黃翊工作室+, 2015《地平面以下》, Photo Credit : 黃翊工作室+
 

 

在與機器人不思議共舞、驚豔國際的《黃翊與庫卡》以後,黃翊繼續他勤懇的創作旅程。2015年的尾巴,兩項發展中的創作實驗《物》和《地平面以下》在台北與觀眾見面,《物》藉由肢體動作與物件聲音的精準同步,探索人和物件的類比關係;《地平面以下》則開啟了黃翊期待已久的、與日本藝術家黑川良一的合作,以影子和倒影為線索,深掘潛意識圖像之機,兩位創作者展開高密度的對話……


文/黃翊

黑川良一:「這是個很棒的團隊,請持續創作好作品。」

為期一週的密集工作行程間,我邀請黑川良一做一個私人的訪談,雖然我們英文溝通上沒有問題,工作非常順暢,但同為創作者的我,也有一些外文受訪經驗,感覺到其實透過母語表達,能夠談論得更深入、直覺,所以自費請了中日口譯,進行這次私人的訪談。原訂1小時的訪綱,結果暢談了2個多小時,其中涵蓋了許多我想多深入了解關於他的創作觀,於此節錄與本次製作較有關係以及於創作理念上的相互提問。整個訪談對我來說有很多珍貴的資訊,除了本次較正式的訪談外,平時私下交流於團隊經營、製作經驗上的分享更是精彩,我受惠良多,尤獲得以下第一題回應的肯定,已足矣。

 

黃翊:為何會答應此次的合作呢?尤其當您已經那麼的有名了?
黑川:我其實常收到許多合作的邀約,接獲這個作品的邀約時,我也和你一樣,會思考為什麼是我?但看到你的作品後,覺得很快就能了解為什麼是找我?我們在創作上有許多的共識。另一點,則是收到你寄來與影子共舞的作品影片時,覺得很美,即想試著合作看看。可惜我沒有現場看過作品,都是透過影片,即便這次正式演出時也看不到(同一時期黑川先生也
正在瑞士演出,無法前來臺北),很希望很快能有機會看到,不只是想看這次合作的作品,也想看你創作的其他作品。


黃翊:對於即將看到作品的觀眾,有什麼話想傳達嗎?
黑川:雖然這次的作品是合作創作,但其實主要的創作者還是你,我希望呈現給觀眾很美的作品。


黃翊:對於這次的合作中,有什麼特別喜歡的部分嗎?
黑川:尤其欣賞這次作品中許多特別具有巧思的部分。


黃翊:對於這一週來的工作感受,對我或對團隊們有什麼建議嗎?
黑川:這是個很棒的團隊,而且你們能聚集在同一個地方工作,我的團隊則分散在各地,整合與溝通上較困難。

 


黃翊工作室+,《地平面以下》於工作室排練, Photo Credit : 黃翊工作室+

 

 

黑川:對於這個工作室,你未來計劃將如何運作呢?
黃翊:我其實稱這個排練空間叫「實驗室」,除了玻璃平台外,幾乎所有的設備都是活動式的,我們可以隨著作品的需要,改變空間的配置。我計劃能夠與不同領域、國籍的優秀藝術家合作,並於每兩年與其他國際單位合作,至該國交流合作。

 

黑川:目前團隊人數為四人,你會增加團隊的人數嗎?因為我想如果人數較少,你的創作就會受限,你有想過變成較多人,呈現一個較大的作品嗎?
黃翊:我會依據作品的需求徵選舞者,像是若需要做比較多人數的作品時,會再徵選專案舞者,但希望能夠維持一個人數很少的固定成員,是我能夠負擔的程度。我也會希望增加固定成員的數量,但我要確定僱用一位固定成員的過程很長,像是胡鑑和我工作8年了,柔雯則認識了10年以上。我希望合作的關係並不是利益上的雇傭關係,而是在長時間的認識與彼此
觀察後,認為、也希望能夠一同工作一輩子的夥伴。人數的多寡,其實並不代表作品的大小,人數少一樣能做大的作品,人數多不見得就大。

 


黃翊工作室+,《地平面以下》於工作室排練, Photo Credit : 黃翊工作室+
 

 

黑川:對於舞者,你會想和演員合作嗎?
黃翊:我的下一步即計劃與演員合作,目前已經在和演員和編劇交流,希望很快能夠呈現。

 

黑川:目前你多擔任創作者,是指導的角色,你會接受或喜歡擔任舞者、被指導者的角色嗎?
黃翊:我其實很喜歡接受指導,也喜歡擔任表演者的角色。因為透過他人的指導,能夠帶領我到我未曾經驗過的境地。

 

黑川:是因為指導者的年紀比你大?所以你接受他的指導嗎?
黃翊:與年紀無關,與要求和細節有關。但擔任表演者時,經歷不同的合作過程中,自己的要求逐漸變高了,就越來越少編舞者能夠滿足擔任表演者的我。所以也就逐漸開始自己創作,因為其他創作者的要求比自己低。

 

黑川:那當不能被滿足時你會怎麼做呢?
黃翊:我會直說。

 

黑川:你會怎麼回他?像是「你應該要這樣做嗎?」
黃翊:我會問他是否有更高的?像是概念?或是有更深刻的想法嗎?若都沒有,也許要就此打住。


黑川:即便是你的老師也是嗎?
黃翊:是的,我曾獲邀與紐約一位知名的編舞家Eliot Feld合作,是一首讓舞台刮起破碎報紙颶風的獨舞,畫面很美麗,但動作無法說服我,我問他為何要邀請我?因為華人的外型嗎?還是身體能力呢?因為他只叫我做簡單的現代芭蕾動作,對我來說我需要更深刻的內容,否則我認為我只是台上的擺飾品,內容不足時,舞台上的畫面越美,我反而越覺得空洞。即便待遇非常好,但我還是必須要拒絕,因為我期待創造出獨特、不是任何人都能勝任的作品。


黑川露出訝異的神情,點頭。

 

本次與黑川良一的合作,其目的不為完成作品,而是一個起頭,透過一段時間的合作互動,確認與溝通彼此於創作上的共識。在國際上黑川先生的高度聲望其來有自,觀察他對於工作細節的掌握,我學習良多,作品不為做而做,求質不求量,也是我目前正在前進的方向,並希望他很快能夠再到台灣來,與我們進行下一階段的作品發展。

 

 

黃翊工作室+, 2015《地平面以下》, Photo Credit : 黃翊工作室+

 


► 作品介紹

《地平面以下》

黃翊與黑川良一台日藝術家聯手,將潛淺意識倒入影子之中。這些自身體分裂出來、自牆面、地面浮現、自光線的邊界爬進來的身影,是源於真實事件的殘影?還是人潛意識的顯影?藉由影像技術將人影撕裂、溶解、牽連,將發生在生命不同時刻、不同對象、不同心境的身影,以抽象和具象不斷地切換格式,壓縮進《地平面以下》的世界。

 

► 藝術家檔案

黃翊

台灣極富潛力的編舞家,同時也涉獵錄像、攝影、裝置創作等領域,是林懷民口中「可怕的孩子」。獲美國《舞蹈雜誌》評選為「全球25位最受矚目舞蹈工作者」之一。所編創作品於國際間獲得極高評價。
 

黑川良一

日本新媒體藝術家,藉其富有革新性的科技藝術語言蜚聲國際,被譽為「全球新媒體藝壇最炙手可熱的新偶像」。作品含括影音整合裝置、現場多媒體同步創作及演出,普遍帶有一種冷靜、理性的質地
 

 

 

 

 

相關字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