異地是否有異響?—— 「異響2015─台比聲音藝術交流計劃」後記

葉杏柔 - 2015.12.15
「城市之音」:迸發聲響的路口 九月初,邁入第十三屆的「城市之音──國際聲音藝術節」(City Sonic: International Sound Art(s) Festival,以下簡稱「城市之音」藝術節)再次於比利時蒙斯(Mons)展開。半個月的展期間,素有「高地古城」之稱的蒙斯吸納超過七十組的聲音作品/表演,鳴響於城廓各處:文藝復興時期的鐘樓草地邊、哥德式教堂內、新落成的表演廳廊道間、以Fablab概念設計的貨櫃屋裡,還有遊走四處、裝有氣鳴喇叭的鐵馬尾端。


張永達「相對感度」系列新作〈相對感度 N°3〉 (prototype version)。作品藉由加熱鐵件遇水產生的聲響、蒸發霧氣等物理現象,讓作品在雕塑、機械與發聲器等運動中轉換語言。Photo Credit : 張永達

 

「城市之音」:迸發聲響的路口

九月初,邁入第十三屆的「城市之音──國際聲音藝術節」(City Sonic: International Sound Art(s) Festival,以下簡稱「城市之音」藝術節)再次於比利時蒙斯(Mons)展開。半個月的展期間,素有「高地古城」之稱的蒙斯吸納超過七十組的聲音作品/表演,鳴響於城廓各處:文藝復興時期的鐘樓草地邊、哥德式教堂內、新落成的表演廳廊道間、以Fablab概念設計的貨櫃屋裡,還有遊走四處、裝有氣鳴喇叭的鐵馬尾端。當然,深夜撤響於街角pub的DJ show,也遙相共譜「城市之音」。保留中世紀以來以「中央廣場」(Grand Place)為輻奏中心的城市設計,據點於蒙斯的「城市之音」既凝聚鬧區,又各地流竄,迴盪於訪客漫步其間的巷弄、耳際,又全數浸潤在比利時初秋細雨中。

人說,這趟隨行傾聽的漫步,大概需要兩小時左右的時光,而走完這一趟,也大概走過了蒙斯城的一大半。「漫步」(wandering; stroll)是在「城市之音」藝術節聆聽作品的主要方式。以聽者的意志為中心,「漫步」結合了移動、遭遇、收受、反饋、擾動與再串聯的運動能量。適合漫步其中又不過於耗時耗力,這讓蒙斯舉辦「城市之音」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。

這樣的安排,不僅出自結盟相異資源,或是自藝術廳堂中出走的宣示,更是「城市之音」藝術節跨場域與「跨文化中心」經常跨足歐洲各城市策動聲音事件的方法,目的在於開闢一處處異質的「交會點」(meeting point),讓「聆聽」緊隨於「發聲」之後,在閱聽人主動且直觀的「說-聽」循環行動中,讓迥異的地域文化、感覺慣習,相互交會。相對來說,「流浪」(nomadic)式但高機動性的資源調度行徑,是「跨文化中心」主動創造「交會點」的積極手段;無論是跨國際、城市間,或是城市內各區,串聯、交換差異場域與社群資源等方法,都出自「跨文化中心」根本的意識形態。

 


「城市之音」藝術節參展作品, Photo Credit : 台北數位藝術中心

 

「聲音即是關聯性本身。」(”Sound as connection.”)是「跨文化數位與聲音文化中心」(Transcultures, Center of digital and audio cultures,以下簡稱「跨文化中心」)創辦人,同時也是「城市之音」策展人菲利浦‧法蘭克(Philippe Franck)的主要關懷。換句話說,若說藝術往往發生於相異關係(relation)迸現之際,藝術便是指向「關係」網絡的。因而,「聲音」建立於「說-聽」循環行動的本質,自然是發生「關係」的現場。依此,如何定論「聲音藝術」(sound art)從不是「城市之音」關注的焦點,反而,「藝術還有哪些創造關係的可能」才是持續發聲的目的所在。

可以這麼說,正由於「城市之音」自外於「聲音藝術」界域論,「聲音」與「藝術」兩者單純的本質與開放性,始得應和無虞。這個極簡的概念大概可以用法蘭克的這句話說明吧:「只有我們撇除音樂性的範疇問題,專注於「聲音」本身,才是談『聲音藝術的基礎。」[1]

 


「城市之音」藝術節參展作品, Photo Credit : 台北數位藝術中心

 

事實上,比利時混合語系的對話體系,正是1996年Transcultures成立於布魯塞爾時,匯聚當代藝術與新媒體藝術創作能量的基礎。爾後,2003年,輔數位科技、網路媒體與藝術創作結合之勢漸漲,首屆「城市之音」藝術節於蒙斯成立。結合蒙斯今年(2015)獲選「歐洲文化首都」(European Capital of Culture)挾帶豐沛的文化投資資源與世界性的媒體效應,「跨文化中心」回返「城市之音」發跡據點蒙斯,集中舉辦並擴大參展藝術家規模,更首次加入亞洲藝術家參與,即與台北數位藝術中心合作的「異響2015─台比聲音藝術交流計畫」(B!as 2015: Taiwan-Belgium Sound Art Exchange Project,以下簡稱「異響2015」)。台灣四位參展藝術家,王福瑞、王仲堃、姚仲涵與張永達,正是本屆「城市之音」藝術節的強打之聲。


 


台灣四位參展藝術家,由左至右依序為:張永達、王福瑞、姚仲涵與王仲堃, Photo Credit : 台北數位藝術中心

 

在文化叉口上,如何告訴你我都聽到什麼?

在此次台灣、比利時首次合作中,「交流展」尤其強調的台灣「代表性」,大可以以這四位藝術家作為指標。台灣約莫從1990年代中期起,地下文化、學院養成再至國際徵件(或競賽)展覽與噪音演出等能量的集結、傳承與積累,各種隱而不顯的台灣聲響藝術發展脈絡,亦大致交錯發展於上述四位藝術家身上。[2] 然而,「台灣的聲音創作有什麼特質」是我們數度啞然的問題,其原因大致來自幾個尚未明朗的問題。一是我們是否已見聞充足,以致得以區辨「台灣聲音創作的特質」呢?二是,即便自認見聞充足,「聲音」是否真有說得出來的「地域特質」呢?再來也許就是牽涉到文化政治的認同問題了:當我們說「台灣的聲音」的時候,「台灣的」的排他性成立嗎?

當然,我們還是可以羅列一些台灣聲響創作總體的「精神狀態」,諸如:以數位科技結合機械原理為基礎的作品運轉機制,它們多半以裝置的形式呈現。或是,結合現成物件與基本音響系統的實驗噪音,多半以即興表演的方式呈現。然而,除了這些方法、形式上的特質,還有哪些真能「談」出聲音的可能說法呢?

 

姚仲涵參展作品包含〈雷射日光燈聽覺演出〉裝置與現場演出兩個版本,以雷射與日光燈低限的語彙共譜數位與類比訊號的對話。Photo Credit : 台北數位藝術中心

 


王仲堃展出「開箱作業」系列四件作品〈E#01〉、〈噪聲機〉、〈三隻小木魚〉與新作〈Dual〉。現場表演讓每一件箱匣從靈敏、自主運轉的音樂盒,轉換為相互應和的樂器。Photo Credit : 跨文化數位與聲音文化中心、Zoe Tabourdiot

 

異地是否有異響?實在難以定論。唯一可以確定的,是台灣鮮少有「城市之音」藝術節的獨特特質:機靈與趣味性,來自容易與而且往往是必須與作品互動的「體驗」設計。「體驗」指的是同時包含聽覺、視覺與動作(movement)等身體直覺。在此,「互動」有時是類比式的「敘述概念」或數位科技「擴增實境」開啟的想像與投射,抑或是挪動、轉動物件造成的物理效應,但絕非限定於動態感應或訊號回饋的科技功能。可以這麼說,「城市之音」開啟一種自然律:創作者不再主導作品「發聲」的啟動機制,以觀者即時、現地(on-site)的行為(action)/表演(performance)為主要的發聲動能。從這點來說,「城市之音」作品富含的普羅(popular)調性,甚至也可以說根本於數位媒體「共享」、「串聯」的基進民主意識形態。從前衛藝術的精神來說,內含於「城市之音」藝術解域、跨域與重構的革新警覺,都相當值得借鏡。

依此來說,再回到前文提及「聲音」、「藝術」兩者既純粹且開放的共同特質,其實亦不符這裡「對照組」式的界定。甚而,「視覺」在此脈絡下甚可能與「聽覺」等 價,而「藝術」才是終極的關懷!其中的道理,也許可以再度借策展人法蘭克的話述明:「『聲音』或多或少都與『視覺』產生關聯──那怕僅是心境上的視覺投射 ──但同時,只要觀者足具洞察,『聲音』便能持續在它自有的召喚能量中,自我充足。也唯有如此,我們才能欣賞『聲音』不言自明的存在與能量。」[3]

這樣的論點,相當程度可以呼應張永達「相對感度」系列作品的概念,亦即以裝置作品為基點,讓觀者透過觀看、聆聽作品運作,進而翻轉出不可見、但可感的聲音、 動作所構成的圖像。這個「圖像」本身,既是造型的,也是動態的、聽覺的。無論感覺自何處竄升,聲音開啟的,都是觸發自「身體」的歧異感覺,而藝術,也才在 這歧異中持續創造千萬視角。
 

王福瑞〈超傳波-王福瑞聲音藝術表演〉使用多個指向性喇叭,運用超高頻率的載波,讓喇叭發出如聚焦的「聲束」窄波,在空間裏不斷折射與交錯,創造不斷變形的聽覺空間。Photo Credit : 台北數位藝術中心

(本文部分內容原刊載於《藝術家》雜誌2015.12月號)

 

BOX#1 關於「異響2015─台比聲音藝術交流計劃」

由財團法人數位藝術基金會策劃,台北數位藝術中心執行的「異響2015」,為與比利時跨文化中心合作的交流計劃。「異響2015」跨及比利時、台灣兩地年度大型藝術節:「城市之音」藝術節(2015/9/12-27)與「創‧世紀──2015第十屆台北數位藝術節」(Digitopia: 2015 Digital Art Festival, Taipei,2015/11/13-22),由雙方各推介四組藝術家參與。除了展出聲響創作作品,亦有現場表演與座談,藉由即時表演與當面意見分享的方式,交換彼此對於「聲音」的想像。

 

BOX#2 關於「創世紀──2015第十屆台北數位藝術節」

以《創‧世紀》(Digitopia)為主題,今年台北數位藝術節特邀國內自造社群「動態自造實驗室」(Fablab Dynamic)為策劃團隊,以在地自造經驗揭示數位科技與社會生活交織時代的來臨,展現數位藝術跨界的特質與共創文化。本次展覽單元包含:「國際邀請展」、「徵件競賽展」(包含:第十屆台北數位藝術獎、第六屆數位表演藝術獎、第九屆數位藝術評論獎、李國鼎科技藝術獎十週年回顧展)與「數位藝術平台」(包含:國際交流駐村創作展、2015數位動畫展—有影切片、「城市之音─國際聲音藝術節」交流展、GIF ART動圖特展、Ina-GRM X DAC 台法先鋒電子音樂藝術交流計劃)。

 

 

 


[1] Phillipe Franck (2015). City Sonic : Les arts sonores dans la cite. Bruxelles : la Lettre Volée, impr. 2014, cop. 2014.

[2] 1995年,在地實驗(Etat)成立,以論壇、現場演出的形式,結合網路電視台傳播媒介,為聲響藝術重要的實驗場域之一;2000年,「在地實驗[媒體實驗室」」由黃文浩、張賜福、王福瑞共同成立(顧世勇於2001年加入),在地實驗進而以團體研發、創作的方法發展新媒體與互動藝術創作計畫;隔年(2001),台灣第一個科技藝術研究所成立(北藝大),2005年左右,王仲堃、姚仲涵與張永達三位藝術家入學就讀;同時間,在地實驗分別於2003年、2005年、2006年策畫結合徵件與邀請展的「異響b!as聲音藝術展」(於在地實驗展出)、「異響b!as國際聲音藝術展」(於北美館展出)與「靈光乍現:2006第一屆台北數位藝術節」;2007年,台灣近年最重要的實驗聲響活動「失聲祭」開跑,姚仲涵、王仲堃為主要的活動策劃、執行者。

[3] 同註1。


相關字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