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體走向消融的奇幻旅程—— 2015數位藝術表演獎 首獎作品《RENDER GHOST》

鄒欣寧 - 2015.12.15

 


CBMI, 2015《RENDER GHOST》, Photo by 陳藝堂,Photo Credit : CBMI

 

11月底,位在台北一傳統市場頂樓的水源劇場,從一個三面觀眾席的黑盒子劇場變成了狀如白色蠶繭、舞台與觀眾席界線消弭的未來空間。這個未來場景沒有具體的時間與空間,想進入體驗的人得換上實驗室般的全白無塵衣、棉質口罩,以及一套沉重的虛擬實境面罩。排隊等候入場時,看戲的輕鬆心情不復,取而代之的是未知與不安——我們是誰?我們即將身處何種險境?

懷抱這些疑問的我們,已悄悄被置換了傳統觀眾的位置,不再是被動觀看者。進場時,我們被告知幾項「規則」:演出中大部時間都需要配戴虛擬實境眼鏡。盡量走在軟墊的範圍內。盡量保持行走。若離開安全範圍,工作人員將引導你走回軟墊步道。觀眾成了體驗者,或者,如創作團隊CBMI所期待的,我們都是表演者,是題目所謂等待被輸送的群鬼。

 


CBMI, 2015《RENDER GHOST》, Photo by
陳藝堂,Photo Credit : CBMI
 

 

這個由廣藝基金會委託製作、今年甫獲第六屆數位藝術表演獎首獎的作品,由一群年紀不到三十歲,來自設計、新媒體、劇場、建築領域的創作者組成團隊共同製作,運用目前台灣劇場相當少見的虛擬實境技術,加上雷射、燈光、空間裝置等元素,試圖引領觀眾在劇場展開一段「身體從現實過渡到虛擬、歡慶與哀傷並存的未來旅程」,兩位導演之一、目前還在就讀台北藝術大學新媒體藝術研究所的郭知藝如是說。

成軍於2010年的CBMI,核心創作者為郭知藝和馮涵宇,兩人同在台灣科技大學主修商業設計,基於對創作的相仿熱情,想法也投契,遂從處女作《RANDOM( )》(2011)一路合作至今日。郭知藝不諱言,踏上創作之路與當時國內才剛舉辦的「數位藝術表演獎」有很大關係,「一開始對科技藝術也沒有太深入的了解,覺得好像很酷,就試著投作品,沒想到第一次參加就入圍決選,讓我們累積實戰經驗,也獲得信心」。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CBMI, 2011《RANDOM( )》, Photo Credit :
CBMI
 

提及四年前的創作,郭知藝有些赧然,他口中「概念不成熟、技術不到位」的《RANDOM( )》,以擷取腦波、心跳、動作訊號的數位技術,結合三位表演者在場上走路、跳舞、冥想,人類的身心訊息與外在行動互相反饋、影響,構成馮涵宇形容為「探討隨機是否真的隨機」的表演作品。隔年,CBMI再度投件,雖然沒能入選,這支名為《DIVE》的無人表演作品卻讓台北數位藝術中心執行長黃文浩印象深刻,便邀請他們以精簡版在當年度的數位藝術節作開幕演出。

「是從《DIVE》開始,我們才有了比較連貫的創作脈絡」,後來經常出現在CBMI劇場作品與商業裝置的雷射、燈光等運用,以及無人表演的設定,都在這個作品展開初步探索;同時,CBMI也逐漸在音樂圈為人所知,許多電子音樂廠牌的地下派對邀請他們會派對設計場景、裝置。

這些派對文化與經驗,為郭知藝和馮涵宇帶來重要影響,「透過燈光、煙霧、音樂,跟參與者的身體發生很直接的關係,帶來強烈、衝擊的感官經驗,達到讓人沉浸的目的,這樣的聲光效果比起艱澀難懂的文字,或是坐在黑暗空間安安靜靜地觀賞,更能深入人的內心」。

 


CBMI, 2012《DIVE》, Photo Credit :
CBMI

 

「我們完全沒有戲劇和藝術背景,所以剛開始體驗到的表演,就不是傳統劇場,也因此,我們不會follow現有的劇場規則,而是做我們心中的劇場」,想了想,郭知藝又補充:「傳統劇場是透過導演透過鏡框式舞台、演員的表演,把他想傳達的東西折射給觀眾,我們想做的,是更直接面對觀眾,讓觀眾自己去體驗,而不是靠折射。」

作為數位原民世代,他們也從派對與網路文化感受到相似的儀式性,「過去的神祇已經消失了,新的神在哪裡?我們的觀察是大家開始往派對和網路找神明」,而劇場的起源也和儀式高度相關,因此,雖然做的是最新的科技藝術,CBMI想追尋的,毋寧是遠古以來人類亟欲探尋的精神根源。

也因此,《RENDER GHOST》被設定為一場觀眾即演員的劇場表演,而這群演員所要體驗的情境,是「身體如何在虛擬的旅程中逐漸消融」。

 


CBMI, 2015《RENDER GHOST》
虛擬實境動畫內容, Photo Credit : CBMI

 

「如果說派對裡的DJ用音樂操縱、帶領舞客的身體和情緒,我們則是希望藉由聲光把觀眾帶進我們的敘事裡」,馮涵宇在紙上畫出一個小方塊,作為觀眾在演出時空的起始點。當觀眾一面在保麗龍顆粒與軟墊舖設的步道上行走,一面看著虛擬世界流逝而過的汽車、電腦、建築物⋯⋯等象徵人類文明的物件,畫面提示著觀眾文明與記憶正在流失。當一切流失殆盡,眾人來到宛如沙漠的荒原,在這裡蹣跚苦行,隨後遁入一個新的世界。在新世界裡,現實與虛擬的界線抹消,眾人脫下虛擬眼鏡,在強烈的電子音樂聲響中群聚於一個球體前,在高速的風吹、煙霧與雷射光束中,集體感受著身體、虛擬、數位逐漸融為一體⋯⋯

這樣的情境設定,顯然非常符合數位原民的思維。數位科技已不再背負文明或感官泯滅的原罪,而變成人們剝除舊有肉身與感官的新烏托邦或天堂。然而,「身體的消融」此一創作概念,對比觀眾穿戴齊整且頗為沉重的裝備,在看不見現實空間的狀態下小心地摸索前進,且不時有保麗龍顆粒掉進鞋中,和軟墊一同製造行走難題,以及最後聲響龐大震懾的電子音樂,在在提醒觀眾如我「肉身依舊存在」的事實。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CBMI, 2015《RENDER GHOST》,Photo by
陳藝堂,Photo Credit : CBMI
 

 

CBMI 坦承,創作後期階段也觸碰到此一難題,他們重新設定,將身體消融轉化為「發現新身體」,並試著在演出不同階段強化某一感官知覺。不過,有趣的是,我倒仍在演出結尾,眾人圍觀球體變化不同粒子波光時,發現了身體得以消融的祕密——倘若你將身體埋入舖設在地的保麗龍顆粒,細微顆粒的輕盈質地,確能帶來身體被泡 沫包攏掩蓋、復又反芻生出的奇妙觸感。

儘管作品現階段仍有些虛擬實境技術、概念的悖論、觀眾的表演身分不夠成立、以及敘事基本前提未能有效傳遞等細節待解決,CBMI在《RENDER GHOST》的創意仍予人驚豔之感。借數位科技回返儀式性與神話體驗的CBMI,有幾分像似班雅明所述的新天使,面朝過去、被風暴吹向未來,然而他們並不把過去視為災難,也不把科技視為莫之能禦的未來,他們只是架起數位的翅膀,輕盈地朝天際飛昇探索。但願這群伊卡魯斯被賜予的,是一雙焰火和肉身都無法阻撓的翅膀。

 


CBMI, 2015《RENDER GHOST》, Photo by
陳藝堂,Photo Credit : CBMI
 

 

 

 

 

相關字詞